IMDB

這是一部 Leonardo DiCarprio 一路爬行的故事。

故事裡有好幾個重要元素,一位在美洲有大量生存經驗,但是自身有弱點的Hugh Glass,一位粗魯的古代美國佬,侍財如命,眼光短淺,但是好死不死活的很長的John Fitzgerald

一位公平公正的隊長,Hugh Glass他兒子Hawk。

電影的背景是1820年代的美國,以電影中的內容而論,毛皮很明顯的,是做為當時的經濟來源,獵人很顯然的,是個高風險高報酬的職業。

於是只要你夠有膽,在原住民的眼皮底下獵殺動物,能夠帶著毛皮安全回家,你就可以舒舒服服的過上好日子。

但是原住民也不是笨蛋,賴以為生的獵場被占據,是要死人的,既然要死,也要死你們這些偷獵者。

 

既然兩邊都要生存,Glass就做為一名老經驗的嚮導,在狩獵團隊裡面賺錢,但是再勇猛的人也有跌跤的時候,再有經驗的人也有被懷疑的時候。

Glass一人搏鬥巨熊,弄得自己半殘,隊長只好捨棄他,留下根本就想殺死他和他兒子的Fitzgerald。

自此之後,Glass就踏上了地獄,直到找上Fitzgerald,解決這卑鄙的垃圾。

 

Glass的頻死經歷實在有夠豐富,首先他不是一下子就能行走的,所以他費了好大的勁從爬到跪,從跪到走,然後在冰天雪地裡,還沒有死掉。

Glass的悲傷也很令人深刻,他的老婆,兒子,他自己,他認識的原住民,被強姦的原住民。全都是因為這個難以生存的冰天雪地,好好的人都變成了野獸。

 

這部片有兩個較為明顯的爭議點

一個是原住民尋找酋長女兒的動機,太強烈了,強烈到遇佛殺佛的地步。但是也沒有說很誇張,反正就是村長的大女兒不見了,本來就會很崩潰。

另一個是Glass最後放Fitzgerald自由,噢不,是放Fitzgerald去死。他口中念念有詞地說,把仇恨交給上帝吧!

但是他還是讓Fitz去死了啊,這裡面有點詭辯的意味在。不過在我看來也還好,反正就是將仇人的生死交由他人,在心靈上也是一種紓解。

 

如果說這部電影缺乏了什麼,大概就是劇情的密度被設計得很低,大部分時間都是看Glass在爬行,吃各種生食,偶爾才會看到搏鬥,墜落劇,然後又是爬行,吃生食

這部電影算是一部荒野生存指南,最高難度的那種,什麼不停流血的傷口都不會癒合,還要點火藥來封傷口,簡直就是二戰技能了。

 

總而言之,這部片很值得一看,光看Leonardo DiCarprio的演技就很值得了,反正這部電影有八成的時間都在拍他的臉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955018 的頭像
z955018

短毛貓的座墊

z95501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